干一杯用剩余面包酿的酒

在香港长大的Anushka PUROHIT,回想10岁生日那天,首次跟爸妈光顾连锁咖啡店,满心兴奋 ;然而,看到店员把大量没人购买的面包丢弃,本来还在得意洋洋地觉得自己像大人,随即惊讶得目瞪口呆。「我在櫃台等候沙冰,看見店員從雪櫃拿出三文治然後全部丟進黑色垃圾袋去。」說她仍不禁

童年的不平事,直到2019年才遇上改变的机会。  Anushka现时在科大就读三年级,主修电子及计算机工程学,有次跟朋友去买面包,再次想起要把剩食转废为宝。 她叹息说:「我们在面包店看见浪费的情况依旧,卖不出的都给丢到垃圾袋。 我们得想想办法,不能坐视不理!

Anushka跟朋友很快便发现啤酒和面包的共通之处: 两者的成份均包含大麦麦芽、啤酒花和酵母,用面包酿酒,可以省掉大部分原材料。 啤酒的大麦含量一般为78%,可用回收面包来全数取代,减低生产成本。

她笑说:「面包和啤酒,我们两者皆爱。 用面包酿酒既可减少浪费,又能拯救地球,我们觉得很酷。  

Anushka并肩作战的创业伙伴全是科大同窗,除了同系的二年级生Naman TEKRIWAL,还有主修市场及管理学的三年级生Deevansh GUPTA和主修经济学的三年级生Suyash MOHAN 这个科大四人组创立了名为Breer 的手工啤酒品牌,营运一盘生意之余,更希望减少浪费食物,履行社会责任。

团队得科大创业中心牵线,觅得饼店和连锁餐厅愿意提供剩余面包,又获义工帮忙收集原料。  Anushka 更设计了联系整条供应链的手机应用程序,能实时显示面包收集及义工人手状况。

Breer和本地酒厂合作,把本要弃掉的面包率先制成两款产品:拉格啤酒 lager 和浅色淡啤酒(pale ale)。 首批合共500公升的两款啤酒已于202010月出厂,并以每瓶20港元的价钱悉数售予本地酒吧及零售店,传媒对此亦有报道。 打响头炮,令团队大感振奋,甚至立即泛起扩充的念头。

「我们希望拓展业务,曾经打算向创投基金叩门,又整理投资计划书,甚至开始建立人脉。 创业真人秀里看到的东西,我们都一一做了! Anushka说时双眼神采飞扬,不难感受其雀跃之情。

然而,他们的导师却告诫这群年轻人与其急于引进新股东,不如专心做好产品,以免令事情变得过于复杂。

她说:「我们知道走了歪路,便立时改变方向,把扩充的心思放在一旁。 要回归正途,当务之急是专注改进啤酒品质! 」

为了掌握消费者口味,团队与专业酒厂合作,尝试不同的啤酒配方,又进行顾客调查,收集意见。

「客人对产品评价不俗,他们认为味道与采用传统方法酿制的啤酒没有分别,只是有些小问题要改善,例如啤酒泡沫量。  Breer现时主攻销售和宣传,有见餐饮业受疫情拖累,因此采取了较灵活的销售策略,通过流动摊位销货。

Anushka 说,在创业过程中团队成员需要无比勇气和坚定不移,才能克服困难和挑战。 对他们而言,最大困难不是草拟营商计划或酿制啤酒,而是跟本地人洽谈生意。

「我会讲广东话,只是有点害羞,但要把啤酒卖出去,就不得不跟零售商打交道。 有趣的是当我有信心,便能像本地人一样说起流利的广东话来。

科大创业中心署理主任萧观明说:「Breer的例子很值得初创人借镜。 部分同学创业时太急于引资,希望一举功成。 曾有学生拿一些不平等的条款征询我们的意见,假如真的签了约,他们可能会白白断送自己一手创立的公司。

「專心業務,做出成績,自然會得到創投公司垂青。」

Breer 最近已获纳入香港科学园创业前期计划 STEP 此计划为期一年,入选的初创企业可以获得10万港元资助及顾问培训。

团队现正制订新的宣传策略,如生产限量版啤酒,务求引起消费者注意,亦会大力拓展销售网络。

啤酒
团队表示顾客都喜欢他们的啤酒,认为与传统酿制的味道没有差别。
团队在铜锣湾一间商场的流动摊位卖啤酒
趁着农历新年快到,团队在铜锣湾一间商场的流动摊位卖啤酒,催谷销售。
Anushka拿啤酒
Anushka说:「我们是创业的初哥,最困难的是如何将意念实践。 创业中心提供很多支援,由创业的基本步到人际网络,都有很多协助。 」

你可能有兴趣的